著名书法家王砚辉论-书法艺术的形质与神采

2018-06-01 17:41:16    所在频道:  国际新闻    来源: 

                    书法艺术的形质与神采

                                                       ———王砚辉论

“书之秒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逾古人”这段话,是南朝著名的书法家王僧虔在【笔意赞】中开宗明义提出来的。(王僧虔是今山东人,王右军之四世族孙)全段的意思,我认为主要是对书以记事,文以载道而言的。当时书法主要是表达思想情感,代替人们进行语言交流的一种工具。本段的意思,告诉人们在写字行文时,应集中精力在内容上。第二、道破了人们在写字行文时,心,手,笔相忘的一种最高境界。


\



书之妙到,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逾古人。“形质次之”这四个字在今日笔者认为实有不托。当今时代,不再是单纯的以书记事,以文载道了。而大部分书法家作品以写古人诗词、歌赋为内容,以名文、名言、名句为主体。最重要的一点,颠倒了形神关系。其二,书法艺术已经发展成为一门美学艺术学问。人们在艺术技巧上,学问内上专门提出来研究、探讨、使其发展,“形质次之”这四个字,不但不托,实有误导之意。
   错误的就是错误的,不能认为是哪一个名家说过的就一成不变,什么都成了正确的,这是极端不公正的。古人的东西在过去那个时期正确,不一定今天就完全正确,只能靠事实去证明。名人的学问艺术及许多经验,在东西方正确,不一定用在南北就适应,一为正确,还得靠我们去检验,实践,总结。真理是在不断修正错误中发展的。


一、形质潇洒,神采飘怡。有了端庄大方的形质,才会表现出凛凛威严的神采


      书法作品水平的高低,在于形神的变化。形质一般指作品的文字。如楷书、行书、草书等,各式各样的书体。“神采”,古人指作品的内容,为文的中心思想,也指作品中的字体英姿、神态。形神兼备是古人提出来的。今天,就依古人的论点所说,如果书法作品没有形体,就是一张白纸,那里有什么神采可言呢。没有形质无法体现神韵,从这一点,可以证实,形质在先,神采在上。进一步说,就是书法中的字体与内容,神釆与意境的关系。即原有的为形,形是固有的物质基础。书法作品的物质,就是中国汉字。神是精神风貌,思想感情,一种幻觉,把物化了的为神。神是人们追求的一种向往和理念,看过《封神演义》和《聊斋》的人都懂这个道理。

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物体,他是怎样的一个形,其表现出来的就有怎样的一个神韵。只有正确处理形神关系才能正确地去创作。神的好与坏,奇与妙是靠形体来体现的。如果抛开了形去讲神是不合道理的,无法创作出好的作品来。
世界上不论是人还是物,有了形体的存在,才会有他的一个传说。这个传说,就是形与神,体与韵。如果没有一个物体的产生和存在,就不会有后者,更不会有某种传说。假如没有—个玻璃瓶子,哪有它打碎的玻璃瓶的碎片呢?更不会去谈论它的容量装多还是少,何有好坏之分呢?
人物一理,人出生后,才会给他起一个名字,知道他叫什么。他长大后,处事光明磊落,为人形端表正,善事做的多,人们认为他英明伟大,敬佩他。当他死后,人们纪念他,奉他为神;悼念他时,称之为仙人。而有些人,心底阴险,手腕毒辣,作恶多端,害人无数,人们仇恨他。当他死后,人们骂他是妖;咒他为魔。神与魔从此便就成了人间传说。
事实证明没有形体的产生和存在,是不会有神魔的产生。你生前是怎么样的一个形,死后便会有怎么样的一个神,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鬼魂。一切所谓的鬼神就是你生前的所作所为而定。   

中国书法这门特殊的艺术,其作品的形神该怎么说呢?

以我个人浅见,形在先,神在上。形是固有的物质东西,神是人们追求向往的一种精神,应该说形态烂漫,神采焕发;形质端庄,神采威然;形质潇洒,神采飘逸,才是正确的。

至于古人王僧虔曰:“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逾古人”他不是指书法的神采。我认为也不是纯粹针对书法艺术而言的。道理很明白,因为当时书法不是专门作为一门艺术学问来研究。这是其一;其二,书法在当时仅是帮助人们代替语言交流的工具,是一种方式。这个神采应该是指文章内容和构词的巧妙,用辞恰当,语言的精炼。形质次之意在是书以记事,文以载道,人们写字行文时应集中精力在内容上;兼之者方可绍逾古人,若为文时,字迹优美,形体飘逸,就会使文章锦上添花。这就是他讲的其中的道理。另外,有一句古语:“孔夫子不嫌字丑”。 意在,用辞精彩,内容丰富,只求文章好。不更是说明了问题吗?。

在古人论书中又有字达火候,有意而无意书之出焉。如《兰亭序》和《祭侄稿》也能说明其中的道理。“兼之者方可绍逾古人”我觉得意思很对(意在形神兼备),形是指书法的字体,神指文章的内容,字好文好,上也。把书法的形质排在了神的前面,有形体,然后才能显示出神采。
      而今把书法作为一门艺术学问,专门提出来研究讨论它,自然赋予了形神以新的内涵,显然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就不正确了。今人不是以书记事,以文载道。而大部分书法家作品以写古人诗词歌赋为内容,以名文,名言,名句为主体。最重要的一点,颠倒了形神关系。我在前面说过,形是固有的,固有的为元,即元气,元神,元神是一种有生之物。书法的有生之物就是中国的汉文字。神是美好的,向生虚幻,理想的东西。没有形,去说神是空洞的。书法的神采靠书法的形质来体现。形质潇洒,神采飘然。有了端庄大方的形质,才会表现出凛凛威严的神采。应该是形在先,神在上,也可以说,神为上,形在先。怎么敢去说形质次之呢?




\



二、形质次之,导致了书法向错误的方向不断延伸发展,是中国书法走了许多弯路。   


       书法作品离开了形去说神是无稽之谈,没有标准的说法。没有标准的说法,就是胡思乱想。因而在最近的这些年里出现了许多没有名堂的一些所谓之书法。怪书,坟书,狼书,鬼书,等等。书不像书,字不像字,画不像画。书不像书的一些妖术、图案等等。究其原因就是神采为上,形质次之造成的。其理:一开口神采为上,形质次之。闭口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形质次之能有神采吗?

        形质次之,既贬低了书法又贬低了书法的载体方块字。它表现出来的全都是些丑态百出的怪现象,何有神采呢?所以,笔者认为“形质次之” 四个字,对当前书法继承地发展实有误导之处。
形质次之哪来得神采呢?真乃无话可说!无言应对!我前面已经谈到,以丑为美的怪现象,是不适应我们中国人的审美意识的,所以它不会存在。即就是有,也是暂时的,不会长久。永远进不了中国书法的行列。


从古到今事实证明,神是人封的,没有人就不会有神。《封神演义》斩将封神的故事,一切都说的明明确确。事实告诉了我们。形不端,表不正是不会有神的。丑态中那只能是魔术,巫术,丑八怪一类的奇形怪状。仅仅是书法的一个形体,不能代表正统书法

形质次之会有神采吗?根本是不会有的。无论怎么说都是错误的。由于它的错误才导致了中国书法不能正确地向前发展。由于它的错误,才使这几年书法走了许多弯路,出现了许多弊病。只有端正了形神关系,才会有一个正确的目标。目标明确,方向明确。方向明确,才会创作出好的作品来。


\




错误的就是错误的,不能不纠正。即就是一个名家说过的,也不能一成不变,什么都成了正确的。这才是极端错误的。是错误就应该纠正。改变现状,纠正错误,是古人的经验教训。我们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改变不良倾向,坚持正确方向,取除一切创作中的不正之风,什么妖术图案邪气等等。坚持正确,改正错误,还原书法创作的一条正路。还得靠大家团结起来共同去检验,实践,总结。因为正确光明的道路,是在不断失败与成功中走出来的。
     书品,诗品,画品,人品,人品为上。颜鲁公可谓忠烈之士,他的作品特点是体严法正。体即形,只有严正二字,从未见形质次之。与苏轼齐名的大书法家黄庭坚论书核心内容是“重韵”。黄氏所谓的“韵”即指在笔墨之外蕴涵不尽的精神风度。如何使作品以“韵”胜呢?首先要去俗,他说学字即成,且养于心中无俗气,然后可以作,示人为楷式。
形质次之能示人为楷式吗?如何去俗?必须加强学识与品德修养。如果是形质次之能谈到品德修养吗?黄氏又说: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
     形质次之有道义吗?诗品,书品,画品,人品,人品为上。这人品靠什么来体现呢?体现人品能离开形端表正吗?形质次之能代表人品为上吗?


三、书法艺术的载体“汉字”,内容丰富多彩,形神兼备博大精深,韵味回味无穷


       中国文字与书法,非常有艺术特色。它的词语内涵深邃,外延广深。书法显现的能力技巧变幻无穷,线条婉转多样。如羞耻二字,细分析,耐人寻味,引人深思。羞字、为羊为丑,羊还是偏而不正,羊的谐音为洋,杨,它本意指你做的丑事(丑当然不好吧),名声已经飘洋过海了,远不止国内和当地,怎么能不羞呢?耻字,为耳为止,这里的含义是指你的耳朵,你既然有耳朵,就应该听见了,为何不制止?假若你说你没有听见,那你长它干嘛呢?听见了你就应该改正,可谁知道你把它当作耳边风,丑事干的仍然不停,能说你不羞耻吗?这就是羞耻二字的用意和含义。这能说不是我们祖先造字之英明伟大吗?哪个国家语言能如此精深呢?羞耻,这两个字用书法写出来,不认识字的人,不解其意的人,一看都是羞耻,因为你丑事都飘洋过海了,远杨在外,你还不停的日日去干,你能不羞耻吗?

      可是这两个字,直到今天,有几个人认识它,懂得它的深远意义呢?就我们之间某些赫赫有名的所谓名人,写过几本小说的文学家,舞台上的艺术家,包括一些学者和个别高高在上的庙堂之人,领会了吗?并认真去回看对照过自己了吗?如果真正都学会了,或者知道中国汉文字还有羞耻这两个字及字的深邃含义,哪还会出现那么多的丑事,怪事和笑话吗?还继续去干那种蠢事吗?特别是那些恶贯满盈的腐败者,害国害民,使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让人们恨之入骨。


\




      在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形端表正,德建名立” 的论述。《千字文》中“徳建名立,行端表正”意即品德高尚可以建立功名伟业,行为端正可以成就理想目标。一个人“行不端表不正”,就会丑态百出。人的所作所为和万物发展是一个道理。不正则邪,邪不压正,正胜邪则治而安,邪胜正则乱而亡。此论不单说为人处世,亦可用于书法创作。

启功先生对“行端表正”就极其推崇,书写过此文辞为内容的书法作品。形与行哪一个字都离开行端表正呢!如果离开了行端表正,自然而然地就丑态百出了。过去是这样,今天仍然是这样,将来还是这样。形质次之怎么能是正确的?话说严重一点,它是极其错误的一句话。由于它的错误,才导致人们向不正确的一面不断延伸发展,如果不彻底纠正,是不行的。不仅是中国书法创作即使是人的所作所为,也一样必须行端表正。

古人云:“庙堂之上以养正气为先,海宇之内以养元气为本,能使贤达君子无忧心之言,则正气培矣。能使群黎百姓无腹诽之语,则元气固矣”。正气甚为重要,不正则邪。老子曰:“孔德之容。惟道是从”,意思强调人生应该谋正道。孟子曰“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元气乃指民也,民气,养民之心也。此乃正顺应当今社会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古人甚于今,数百年之前即有此论,真乃奇也,妙也。元气是一国之本,也是强国之源,有元气,则国之昌盛。无元气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空阔之谈,何有兴盛发展呢?
翻开历史,正邪一直在较量。不正则邪,正胜邪则治而安,邪胜正则乱而亡。这就是历史的真实写照,国与家一理,大与小一理,人与物一理。而博大精深的中国书法何尝不是呢?启功的行端表正,不就说明这一点吗?             《王砚辉》


\



形质与神采(刊登精简版)

2015-02-14 13:05:53

(本文在14年11月29日刊登于中国书画报)

“书之妙道,神彩为之,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这段话是南朝著名书法家王僧虔在《笔意赞》中提出来的。其中的“形质次之”四个字,在当今时代,笔者认为此言不太准确。此段话的意思,笔者以为主要是对书以记事,文以载道而言的。在王僧虔的那个时代,书法主要是表达思想情感、帮助人们进行语言交流的一种工具,“文好,字好上也”。

书法作品水平的高低在于形与神的变化。形一般指作品的字体、形质;神是作品的内容。形神兼备是古人提出来的,没有形质无法体现神韵,可以说有了形才有神。进一步说,就是形与态的关系,即原有的为形,形是固有的物质基础,神是精神风貌,思想感情,神是人们追求的一种向往和理念。

无论是人还是物体,怎样的形表现出来的就有怎样的神态,只有处理好形与神的关系才能正确的去创作,因为神的好与坏、奇与妙是靠形来体现的,如果抛开形单去讲神是不合情理的,也无法创作出好的作品来。

中国书法这门特殊的艺术,其形神的关系该如何处理?以笔者浅见,应形在先,神在上,二者并重之。形是固有的物质,神是人追求向往的一种精神,形态烂漫,神采焕发;形质端庄,神采威然;形质潇洒,神采飘逸,才是正确的。

至于王僧虔说的“书之妙道,神彩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笔者认为他不是指书法的神采,亦不是纯粹针对书法艺术而言的。因为当时书法不是专门作为一门艺术学问来研究的,此其一;其二,书法在当时仅是帮助人们代替语言交流的工具,是一种方式。因而这个“神彩”应该是指文章的内容、构词的巧妙、语言的精炼,“形质次之”其意是写字行文时应集中精力在内容上;“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是指若为文时字迹优美、形体飘逸,就会使文章更加锦上添花。

苏轼有“书初无意于佳乃佳”之论,而千古经典的《兰亭序》和《祭侄稿》也能说明此话的道理。当今时代,人们把书法作为一门学问来专门研究,自然赋予其形神以新的内涵,显然“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就不太准确了。今人不再以书记事,以文载道,大部分书法家的作品是以写古人诗词歌赋为内容,以名文、名言、名句为主题,而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许多书法家颠倒了形与神的关系。形是固有的,固有的为元,即元气、元神,元是一种有生之物、书法的有生之物就是中国的汉字。神是美好的、理想的东西。没有形去说神是空洞的,书法的神采靠其形质来体现。形质潇洒,神采飘然,有了端庄大方的形质,才会表现出凛凛威严的神采。所以才应该形在先、神在上,怎么能说“形质次之”呢?“形质次之”,神采能好吗?

书法作品离开了形去说神是无稽之谈,没有标准的说法;没有标准的说法,就是胡思乱想。近些年,出现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所谓书法,书不像书、画不像画的作品大量泛滥,究其原因就是忽略了书法的形质造成的。

各物皆有品,书品、诗品、画品、人品,以人品为上。颜鲁公可谓忠烈之士,他作品的特点是体严法正。体即形,只有“严正”二字,从未见”形质次之”。与苏轼齐名的大书法家黄庭坚《论书》的核心内容是重韵,他所谓的“韵”即指在笔墨之外蕴含不尽的精神风度。如何使作品以韵胜?首先要去俗。他说:“学字即成,且养于心中无俗气,然后可以作,示人为楷式。”“形质次之”,能示人为楷式吗?如何去俗?必须加强学识与品德修养。黄氏又说:“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之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人品为上,这人品靠什么来体现呢?体现人品能离开“行端表正”吗?

《千字文》中有“徳建名立,行端表正”之说,意即品德高尚可以建立功名伟业,行为端正可以成就理想目标。离了“行端表正”,就会丑态百出,过去是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不正则邪,邪不压正,正胜邪则治而安,邪胜正则乱而亡。此论不单说为人处世,亦可用于书法创作,启功先生对“行端表正”就极其推崇,书写过此文辞为内容的书法作品。

“形质次之”只强调神采,而忽略形质,在当今时代已不能适应书法的发展与前进,必须形为先,神为上,二者并重之。

由于它的错误,才导致人们向不正确的一面不断延伸发展,如果不彻底纠正,是不行的。不仅是中国书法,即使是人的所作所为,也一样必须行端表正。

古人云:“庙堂之上以养正气为先,海宇之内以养元气为本,能使贤达君子无忧心之言,则正气培矣。能使群黎百姓无腹诽之语,则元气固矣”。正气甚为重要,不正则邪。老子曰:“孔德之容。惟道是从”,意思强调人生应该谋正道。孟子曰“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元气乃指民也,民气,养民之心也。此乃正顺应当今社会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古人甚于今,数百年之前即有此论,真乃奇也,妙也。元气是一国之本,也是强国之源,有元气,则国之昌盛。无元气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空阔之谈,何有兴盛发展呢?
      翻开历史,正邪一直在较量。不正则邪,正胜邪则治而安,邪胜正则乱而亡。这就是历史的真实写照,国与家一理,大与小一理,人与物一理。而博大精深的中国书法何尝不是呢?启功的行端表正,不就说明这一点吗?             《王砚辉》


\


                                             砚辉简介

本名王云,字砚辉,号三水,1948年生,陕西省旬邑县人,现客居北京,设有《王砚辉书画工作室》
      自幼酷爱书法,少临帖,柳,次临兰亭,兼习黄,赵诸帖,并糅苏,米诸家之特点,以行楷见长,书风凝重,个性鲜明,极尽神韵,
      坚持书法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的有机结合,准确而精要地总结了神采与形质,创作与败笔,继承与创新规律性要领。
      置身黄土派土壤,吸收北派劲朗深厚的风格,探索具有独特长安画派的画作。善工诗词歌赋,藴意深邃,华彩飞扬,回味无穷。
      著作有;《王砚辉书兰亭序》,《王砚辉古文四篇》,《王砚辉书法集之<书法与艺理.>《王砚辉书法集之<闲情逸趣>》《王砚辉书法集之,<心路>》,均由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书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重大展览获奖,并到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荷兰,日本等欧亚国家和香港特区展出,其自作诗词书法作品曾被《人民日报》<海外版>专题报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