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比戈是激素药吗?有什么后遗症《检查揭秘》

2018-10-09 17:27:58    所在频道:  国际新闻    来源: 
巴西比戈(bicho)也称蚕菌蚕蛹草,巴西比戈的原型是一种非常稀有的虫草菌类——巴西蚕蛹虫花(葡萄牙语叫:Bicho比戈)。这种植物生长在亚马逊丛林地带,它是一种稀有的雄树蚕,被虫草菌丝体寄生后变成了介于动物与植物之间的一种活性菌类,这和中国的冬虫夏草比较类似。它外形像花,也像蚕蛹。花从单个或是2-3个蚕幼虫体头部生长出来,约一寸多长。bicho比戈富含虫草酸、虫草素、氨基酸、甾醇、甘露醇、六碳糖醇、生物碱、维生素B1、B2、多糖及矿物质等。 

  巴西比戈 A款 激情体验装2盒送1盒 680元
                     巴西比戈 B款 激情体验装4盒送2盒 1360元【推荐套餐】
  巴西比戈 C款 激情体验装6盒送3盒 1960元
  巴西比戈 D款 激情体验装8盒送4盒 2560元

                         本品是以蚕蛹,蛹虫草,牡蛎,金银花以及低聚果糖为主要原料制成。

\

点击进入巴西比戈官网
www.bxbg315.top/bg/

  【巴西比戈】在巴西一直是传统强身虫草类食品,甚至被用作巴西运动员日常营养品,美日等国家已将它作为新型食品添加剂。巴西比戈对人体无任何毒副作用,长期服用还可以调节内分泌系统,强壮肌体耐力和抗病能力,对体虚人群、老年人群起到缓解疲劳、提高免疫力和抗衰老的作用。

     巴西比戈适用以下人群:

  1、对自己不满意,渴望增大、变长、变硬者;
  2、生活持续时间低于15分钟,渴望延长爱爱时间者; 3、爱爱功能减退、勃起无力者;
  4、想获得完美及至的体验,提高爱爱质量的男性;
  5、因事业、工作过度繁忙,需要补充精力的人群;
  6、因年龄增大而功能下降,想延长爱爱的男性.

\
\


  巴西比戈打造威猛男人

  【第一步】促进生殖器官二次发育。巴西比戈独含的性活素,活化舒张青春期过后和更年期将近中老年人已僵化休眠的性器官海绵体,使每个细胞扩张18倍,35个疗程增长37公分。
  【第二步】保障前列腺的正常功能。巴西比戈内含的性活素可营养腺体,清除腺毒,消除炎症,保障前列腺正常机能。
  【第三步】激活性腺器官的年轻态。巴西比戈科研证实,男性25岁以后雄性荷尔蒙的分泌逐渐减少,这是导致男性阳*痿、早*泄、前列腺病、排尿异常的根本原因。巴西比戈能够快速补充性活素并激活性腺系统正常分泌功能。

\

  使用方法:

  30岁以前建议每天一粒。30--40岁建议每天2粒,每次间隔两天。40岁以上建议每天2粒,每次间隔1天。建议白天服用,上午10点左右和下午3点左右都可以
  【使用方法】:一般在做爱前30分钟服用2粒;长期滋补则每2天服用1次,一次1粒。【具体规格: 0.5g*6粒】
  【巴西比戈】在巴西一直是传统强身虫草类食品,甚至被用作巴西运动员日常营养品,美日等国家已将它作为新型食品添加剂。巴西比戈对人体无任何毒副作用,长期服用还可以调节内分泌系统,强壮肌体耐力和抗病能力,对体虚人群、老年人群起到缓解疲劳、提高免疫力和抗衰老的作用。





正品保证、八大承诺保障
1:您收到产品外观损坏,包退(运费我出)
2:  您收到与专柜的不同,包退(运费我出)
3:您如果收到不是正品,包退(运费我出)
4:您如果收到包装不同,包退(运费我出)
5:您如果收到产品不好,包退(运费我出)
6:您收到防伪无法查询,包退(运费我出)
7: 您7天内未拆封塑封,可退(运费你出)
8:您如果收到产品没效,包退(运费我出)


  ==============================
  【正文已完结感谢您本次的访问】
  ==============================



巴西比戈热词搜索:
巴西比戈多少钱一盒巴西比戈官网巴西比戈效果怎么样巴西比戈效果揭秘巴西比戈正品官网报道巴西比戈官网揭秘巴西比戈是不是骗局记者暗访【戳穿背后骗局】

小说欣赏:可不读一座隐秘的小洪闹的沸沸扬扬的。
    “就凉拌被,那人是见财起意,你那天不是找保险箱的钥匙去了……”
    公安局那头陆卿懒得去听,省得气是自己,那人据说嘴还是很不靠谱,秦策是干这个的呀,这话不会和陆天娜说,当时那人进来可真是什么都说了,说的这个详细,说乔荞身上有什么地方有什么痕迹,说在床上的时候怎么样怎么样,不知道的听着不管是不是真的,反正挺膈应人的,陆天娜知道也没敢对自己妈和哥哥说,真的说了,那就彻底太平不了了,秦峰是知道的,秦峰就是支持陆卿离婚的,这样的老婆说什么都不能要了,她让你置身于风口浪尖上。
    乔荞泄气,犹如一只被放掉了所有气的气球一样。
    “我也不冷静,当时都要气疯了,因为人家的话,我就激动了……”她二姐说的对,不是因为那些话,不是自己脑补了,她也不会冲动的跑到医院去做什么劳什子检查,做完了自己更加的身体,完了就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阶段。
    乔荞无力。
    “你说我到底是得罪谁了?”
    就要这样的害她?
    幸好她是平时不和外人接触,别人就是想做点什么都难,不然的话,有可乘之机,她全身是嘴都说不清的。
    陆卿搂着她:“你别管了,以后在家里好好的待着,没事儿,有老公呢。”
    乔荞心想,我算是把你妈给得罪是了,你妈都放话让我们离婚了。
    乔荞现在有点打怵见到蒋方舟,她也没和陆卿说,蒋方舟是怎么和她说的,这几天就是发蔫,各种发蔫,人也不精神,送女儿去学校也没什么精神,司机送去在给送回来,坚决不能离开乔荞的视线范围,怕出事儿。
    晚上接果而回来,马路中央有吵架的,然后最后竟然拎着拳头就干上了,都说这边的人脾气火爆,敢打架,一句说不通就直接抡拳头,当然有不好的一面也有好的一面,为人仗义啊,豪爽啊都是。
    “妈妈,有打架的……”
    孩子什么都不懂,也不能替乔荞分担她的痛苦,更加不能理解,乔荞也不能和果而说。
    “嗯。”
    应了一声,没有多少的力气。
    她现在对什么都没兴趣,她和陆卿两个人被人玩的团团转,元气大伤。
    倒是朋友一个电话没有,这就是朋友了,不会往你的心上捅刀,更加不会拿这样的事情来打趣你。
    “妈妈,打起来了……”果而一脸的兴奋。
    她觉得妈妈和自己的反应不一样,都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果而满脑子都是打起来了。
    “打就打吧。”
    果而挠挠头,趴在车玻璃上,她能不能下去也参战?
    “妈妈,我也去行吗、”
    乔荞无力,这是打架啊,真的论起来你一个孩子,你这不是找削吗?
    司机就笑,看了一眼后面,现在的乔荞就和一潭是水似的,一点波浪不起,无论什么事儿都激不起来她任何的想法。
    把孩子接到家里,觉得自己特别的累,爬上楼上床休息。
    阿姨叫乔荞下楼吃饭,乔荞说自己没胃口。
    “没胃口也得吃。”
    到现在位置,阿姨还不清楚到底发生在乔荞和陆卿身上什么了,两个人看着都累。
    陆卿没有离开公司,乔荞劝的,离开了不就证明怕了,既然没错怕什么,公司内部现在传的厉害,说什么的都有,当然也有说不太可能的,有陆卿这样的男人,除非是疯了才会和那样的人勾勾搭搭的。
    “真的有什么,就不是现在这样的结果了,开玩笑,家丑能让你们看见……”
    没过多久,公司里发生一件事儿,让大家马上将视线转移了,又是在公司发生的抢劫,尽管大家都不明白,外人是怎么进到公司的,当事人哭的这个惨,跟着警察走的时候都要哭晕了,心灵上受到伤害了,尽管什么都没发生。
    这似乎和前一段的事情莫名的相似。
    乔荞坐在客厅里,最近失眠,她现在都要恨是曹一凡了,陆卿自己也说了,除了曹一凡不会是别人,可曹一凡手里没钱,她是怎么买通那个人的?
    难道真的是那个人恨自己?
    乔荞摇摇头,他想勾引自己,被自己给拒绝掉了,就因为这样他就要挺而冒险?
    这说不过去,大大的说不过去,这人得傻到什么程度了,才能这样去做事情?简直就是疯子嘛。
    他一个劲儿的咬着自己,他到底想干什么?
    因为有陆卿在中间挡着,乔荞一直没有被叫去问话,怕她撑不住,可乔荞想知道到底是谁要害自己。
    陆天娜陪着乔荞去的,搂着乔荞的肩膀。
    “测谎他就过不去,就是一个小丑……”
    乔荞耐心的听着,可听到了那些话,还是架不住的气血翻腾,她就很想冲出去问问他,为什么 要这样的害她?
    这是陆卿没有听见,真的听见了,今天不和她翻脸以后呢?
    好是的心思啊,就不想让她有好日子过。
    天娜给乔荞顺着胸口:“生气就上当了……”
    秦策也挺无语的,怎么问都问不出来,既然这样的话,也没有办法了,改用的措施都用了,也怀疑他是被人收买的,家里都查清楚了,银行往来,就没有任何的新进账的钱,但是也有查过,他的经济状况也不算是好,有还贷的压力,说是抢劫说不通,但目前来看,这样就是唯一的解释,他觉得如果用这件事情拿捏住了乔荞,可能以后就会有好日子过了。
    “不会是这样的,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乔荞不认,绝对不可能这样的简单,一个人和她没有私人恩怨现在出手害她,说是没有阴谋,你让她怎么去相信?
    满嘴的谎言,说自己和他有染,他这样说是为了什么?
    乔荞就是怀疑曹一凡,秦策也是难做,没有证据显示和曹一凡有关,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接触。
    “嫂子,她好像是出公差了……”秦策解释着,也是现在为什么找不到曹一凡的理由。
    他们都查过,曹一凡没有回来过,已经出去小半个月了,没有作案的动机,当然她和乔荞的那点私人恩怨也不能因为有这个就强加在她的头上。
    迷雾重重。
    乔荞不信。
    “火车能查得到,飞机能查得到,那大客呢?”
    秦策无语,这不是难为他们吗?大客的用户资料都是虚拟的出票,根本不用身份证进行验证,这要怎么查?开玩笑,查起来就等于大海捞针,就算是动车,如果她想骗的话,用别人的身份证也是可行的,乔荞提出来。
    秦策送着天娜出来:“你好好的劝劝她,我觉得她现在有点钻牛角尖……”
    秦策能查的都查了,但是曹一凡现在就是无辜的,总不能硬性的说就是曹一凡指使的吧。
    曹一凡出差回来,陆卿就上门了。
    “来找我?”曹一凡瞪大眼睛,声音带着一点的不可思议,又带着一丝的嘲讽:“竟然会来找我,可见八成不是好事儿,你躲我都来不及,要进来坐坐吗?”
    她的手里提着行李,邀请陆卿进去。
    “不用了,就在门口说吧……”
    陆卿简单的说了两句,乔荞在公司被打劫,曹一凡的眼睛里闪过笑意,有些不好意思的摆摆手:“不好意思,实在忍不住了,她怎么那么倒霉?在公司里被打劫?”
    陆卿眼睛定定的看着曹一凡的唇:“你忍不住什么?”
    “高兴被。”曹一凡大方的说着。声音越发的轻柔,笑着:“你说我为什么听见这个消息就这样的高兴呢?太高兴了,以至于我现在决定一会儿出去多吃两碗米饭,我爸爸求你,你把他的面子踩在脚底下,我哥变成今天这样,终于有了一件能让我觉得开心的事情,我高兴……”
    “你都做了什么?”
    一凡听着他充满了暗示性的话,笑了笑点点头;“好啊,你认为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吧,容我提醒你陆卿,我没有钱,我什么都没有,我拿什么和别人勾搭上,就是张展现在和我也没联系了,不是你老婆做的好事儿嘛……”“想必你也听出来了这件事儿发生的很奇怪,奇怪到了我们压根就不能去理解,不过好在是乔荞很听我的话,我们两个人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一份工作而已,原本我就不想让她上班,但是她不肯听我的,这次倒是成全我了。”
    曹一凡的脸色变成了臭鸡蛋色。
    “陆卿你专程过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的?对,就是我找人过去抢劫你老婆的……”曹一凡一口一个抢劫,目光没有任何的闪躲。
    陆卿知道自己肯定是问不出来什么了,他现在也打算放弃了。
    “你记着一件事情,我有办法像是捏是一只蚂蚁一样的捏是曹可凡,不信你就试试……”
    曹一凡的表情带着愤怒。
    “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少拿我哥来威胁我,陆卿你可真叫人觉得恶心。”曹一凡对着陆卿就吐了一口。
    陆卿捏住了她的软肋。
    “你最好相信我说的话,我爱乔荞比爱你的多,你动她一根汗毛,我就让你全家陪葬。”陆卿的手指收拢,狠狠捏紧着曹一凡的下巴。
    曹一凡觉得一切是这样的荒诞,冲发一怒为红颜吗?曹一凡到底有没有撒谎,陆卿现在还分辨不出来,可这件事儿里外就透着这样的奇怪,会是谁呢?
    陆卿回到家,也径直上楼了,没有吃饭,没有胃口,推开卧室的门,乔荞从床上爬起来,整理整理自己的头发。、
    “回来了,吃饭了吗?”
    陆卿说吃过了,乔荞明明一脸的疲倦,还要硬撑着,她已经很多天没有给娘家打过电话了,从她回来,张丽敏竟然也没打过电话,彼此都安静的很。
    陆卿知道她现在累,自己又不能安慰什么。
    “曹一凡回来了。”
    乔荞听见这个名字拧着眉头:“秦策说不是曹一凡做的……”
    “我不知道她现在是学精明了,还是这件事儿就与她无关……”陆卿和曹一凡的对话当中,他说的是乔荞被抢劫了,曹一凡从头到尾说的也都是乔荞被抢劫了,一个字都没有错,陆卿设了一个陷阱,他逼问,他却没有说那个人是自己的员工,曹一凡也没有往上面去提,如果不是她太过于精明了,就是与她无关。
    “好了,你别去想了,也许是针对我的。”陆卿淡淡道。
    乔荞双手合拢着抱着他的腰:“你说日子怎么就过的这样的惊心动魄,陆卿你实话告诉我,我不回来你会去接我吗?”
    陆卿摸着她的头发,他也不知道,他真的很烦,被很多的事情给缠住了。
    乔荞叹口气:“我二姐逼着我回来的,我以前挺不理解我二姐的,觉得她太坏了,对爸妈不好,对大姐就更加不用说了……”可到现在才明白,还是有个姐姐比较好,哪怕说的话不好听,她也会说,不会因为你不爱听就不说,乔梅就很清楚,一旦她离开了,就会给别人留空子。
    “好老婆,以后遇到事情冷静点,没有事情是不能解决的,别冲动。”
    她这样冲动,搞的别人也跟着冲动,差点就铸成了大错,你要知道男人的空子很好砖的,真的吵架说的话很难听,出去喝两杯,或者有女人故意贴近,你不要以为不可能。
    再穷在难看的男人都会有人惦记的,你觉得这个东西你用之无味弃之可惜可别人却当成宝一样的在窥探。
    乔荞抓着他的衣服。
    “我就觉得当女人太难了……”
    乔荞没有明确的说是什么太难了,如果真的遇上这样的事情,解释不清楚,到底应该怎么样的去做?乔荞现在都不能给出来一个合理的答案,人之所以叫人,就是因为他有属于自己的个性特点。
    两个人抱着就这样躺着,没有其余的动作,最近都是这样的,没有亲密的举动,乔荞过不去自己的那道心理防线,至于陆卿的话,她不想去细想,自己真的想明白了,可能会伤心的,她太容易东想西想,索性不如不想。
    蔡大奎看着蒋方舟有些闷闷不乐,很是纳闷,问了她也不说。
    问了好几次,蒋方舟这次是真的被乔荞给伤到了,婆媳的这层纸还是扯了下来,蒋方舟不能更改陆卿的主意,你自己找的老婆,怎么作你都得受着,你自己愿意的话,别人说什么你能听得进去?
    “当初就不该同意的……”
    她当初因为恨曹一凡恨的,巴不得谁都行,现在想想,这乔荞就不是最佳人选,个性不行。
    办事情不够成熟,就不是一个完美的伴侣。
    蔡大奎听了叹口气,孩子的事情哪里是你能说了算的,陆卿有陆卿的想法,人家两个人过得好就是了,你现在想这些也是多余的呀,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孩子都有了。
    “你是没看见那天是怎么和我说话的……”后结束了通话。托尼在办公室里呆坐了一会儿,便按

相关新闻